山东省耳鼻喉医院
快速导航

梅尼埃患者是如何治好多年眩晕的

作者:山东省耳鼻喉医院 2021-07-26 09:43:26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这句原本存在于诗词本上的浪漫,却在一位并没有学过几首诗词的30多岁大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幼时被大火烧得面目全非,父母选择放弃治疗,只有奶奶的悉心照料,虽然坚强地活了下来,却也留下了一身伤疤。长大后因家境困难,不得不早早辍学。成年后婚姻并不美满,继而离婚。近几年又得了多年查不出病因的眩晕疾病,丢了工作,耽误了生活……

电视剧都不敢这样拍的悲剧,竟是安徽阜阳30多岁徐大姐前半生的真实写照。

6月18日,记者在山东省耳鼻喉医院的眩晕疾病科病房见到了患有梅尼埃病的徐大姐,此时距徐大姐接受半规管阻塞手术已过去两周。因手术需要,徐大姐剪短了头发,手术伤口也已结痂,面部儿时留下的疤痕依旧清晰可见。然而这些不幸的“证据”却遮挡不住徐大姐的乐观和温柔。

徐大姐在讲述自己前半生的不幸时,如同一个局外人,只是尽力将事情描述清楚,鲜少听出当事人对苦难的悲愤,或对生活的不满。在记者听到触动处落泪时,徐大姐还温柔地照顾记者的情绪:“不好意思,让你难过了。”

徐大姐曾在酒店做面点,聊到自己的工作,她的语气中带了些许小骄傲:“我会做包子、蛋糕、饺子,面条呀,粥呀,都会。我挺喜欢这个工作,又能创新,做的又开心。自己虽然没文化吧,但有这个手艺也能养活自己,感觉跟别人不大一样,很满足,很知足。生活虽然让我走了很多弯路,很多坎坷的路,但走下来了,就感觉很满足,很知足了。”

在和徐大姐的聊天中,记者听到最多的词语便是“知足”和“满足”。然而这样温柔乐观的人,却也曾被病痛折磨到自杀。

2018年10月1日半夜,正在熟睡的徐大姐被一阵猛烈的眩晕惊醒,浑身冒汗眩晕无力的徐大姐被救护车紧急送往当地医院,然而各项检查做了个遍,直到出院,徐大姐的病因也没找到。之后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徐大姐陆陆续续发病12次。

“得这种病的人都说过一句话——宁愿少只胳膊少只腿,都不愿意得这种病。晕得真的痛不欲生,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好。每次发病都很痛苦,都是大晕,天旋地转。最严重的一次眼前一片漆黑,头一点都动不了。从今年过完年,我一天晕五次,每次两个小时才能缓过来,连床都没法下。那个时候怎么也查不出病因,晕到完全受不了了,才想着自杀。有人说我为了孩子为了父母也要好好活着,那时候就想,父母孩子,所有的亲人朋友都体会不到这种病发作的时候的痛苦,只有我自己能体会到,所以我就想,只要我死了,就不会晕得那么痛苦了。那一阵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着了魔一样,就想着去死。”

不仅这样想,徐大姐也是这样做的。徐大姐在老宅子的柿子树上实施了她的自杀计划。然而生活不是电视剧,徐大姐将脖子伸进挂在柿子树上的绳子中,踢掉脚下的凳子后,并没有像电视剧中一样很快失去意识,而是感受到漫长的生命流逝的过程。最终徐大姐后悔了,通过旁边的矮墙,结束了这场“自杀”。

后来经病友推荐,徐大姐得知山东省耳鼻喉医院眩晕疾病科的张道宫主任在治疗眩晕方面有独到之处,便从安徽老家来到山东,寻求治愈的希望。

徐大姐患的梅尼埃病到底是什么病?如今是否已经康复?记者采访了张道宫主任。

“我们通过检查,确诊了该患者得的是梅尼埃病,该患者已经进行两年多的药物治疗,依旧没能治愈疾病,我们建议她做半规管阻塞术进行治疗。这种术式通过填塞三根半规管阻断管内淋巴液的流动来控制眩晕,眩晕控制总有效率达98%,最重要的是,可以保留听力,但有听力下降的风险。如今手术完成得十分顺利,患者的眩晕症状逐渐消失,已经可以出院了。”张道宫主任介绍到。

梅尼埃病是眩晕领域的难点之一,病因不明,治疗困难。传统的治疗顽固性眩晕手术必须把前庭神经切断和迷路切除,这样的落伍治疗理念虽然解决了患者的眩晕问题,但会导致功能破坏,引发不可逆的影响。“千方百计保留器官,保护功能”才能在治疗疾病的同时让患者获得高质量的生活。张道宫团队成功打破这个困局,创新性地开展“半规管阻塞术”应用于梅尼埃病的治疗。

“现在也不晕了,听力提升了,耳鸣也好了很多,今天就能出院了,我现在一点烦恼也没有了,感觉什么都不是事了,重生的感觉。”然而“重生”后的徐大姐没有一心奔赴自己期盼已久的小日子,而是回身将手伸给了她的病友们。“我有很多病友,我每天都在抖音里发视频,宣传咱们医院,为了让病友少走弯路。”有人在她的评论区询问时,久病成医的徐大姐俨然像个精通梅尼埃病的大夫,先了解对方病情,再给予建议,“晕有很多种,很多人不知道,就会盲目治疗,最好他们在当地医院确诊了再来,有的人万一是颈椎或者脑子的问题呢。所以我都问清楚了,避免别人走更多的弯路。”

在徐大姐身上,记者看到了疾病摧毁不了的力量,苦痛磨灭不掉的温柔。虽然徐大姐总是自嘲没读过书,没什么文化,但她却同诗圣杜甫有着“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共鸣。也祝徐大姐如她自己所说的一样:“我该受的罪这几十年都受完了,以后肯定都是好日子!”


推荐医生

更多推荐医生

医院资讯

更多医院资讯
快速导航